關於我

ID: 1430299482@facebook.com
暱稱: 皓月送楠香
所在地: 白雲靉靆青蒼,馥香縈繞春田
網站: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0PHJvrKTIg
  • 光暈同人陣作品集
  • 同人陣木人巷
  • 來源網域: facebook.com
    頭銜:
  • 300容量挑戰賽:冠軍
  • 第一屆輕小說大賽:嘎姆隨筆者
  • 悄悄話 : 8 days ago
    (悄悄話)
    ◎真✖魟▵魚✖ ◎真✖魟▵魚✖ : 57 days ago
       (ˊ・ω・ˋ) 嗨嗨,因近期瞧著你砸不停、砸不停 的低潮(順便因為底下好幾樓都留下了長篇大論,我也想參與) ,我也來談談這事。

      近期聽聞你參與了光暈輕小說大賽,然而,發生了些許(或者說極大)的小插曲,進而進入了目前的狀況。

      沉淪一段日子,也從一旁兩位也同參賽的友人得知了此事,順勢來湊熱鬧,讀著一篇篇你自己的哀怨、對己的反感,我的心也是沉默了許久。

      對一個創作者而言,的確是無法輕易讓自己的失敗、劣質的結果輕鬆放行的,反觀我那兩位同樣參賽的友人(你知道的,拿下嘎姆創作新人獎的那兩位),我也於賽前的創作期癡癡望著他們倆的愛、恨、情、仇,一直最後一同審稿,他們對自己的作品抱持希望(大感狂徒的兩人聲明會扯下冠軍)。

      賽後,名次公佈,結果當然不如預期,如同主辦單位正面閃了你個耳光。當然,他們私下痛罵了主辦單位,來來回回的,一整晚就過去。幾日過去,一如往常的,他們檢試著尋到的前榜作品,閱讀完了,繼續痛罵

      (ˊ・ω・ˋ)上述故事在說明著什麼?創作者需要有詛咒他人的功力,而不是徘徊咒罵自己的作品。雖聽起來跟本為天方夜譚、喜憨兒所為,但不斷飄盪在自己所認知的糞作之中,也會被熏出病來。

      自身為創作者,本身就該有對自己作品的覺悟,但我相信,你一直一來都抱持著必殺的決心,因每一拳都要抱持著將敵人殺死的殺意

      另一方面,我能過於肯定目前的你能否持續、堅持下。我們並不責怪(本來就不)你,我們責怪主辦單位,不過很多人都在等你,待你重啟、待你發佈續坐、待你璀璨的文筆在此起舞。


      你知道的,連我也在等你(的續作),在此我也只能替你打打氣,因決定歸不歸的人為你。

      「別為過去的挫敗增熱,因為它只會像氫氧化鈣,越升溫,溶的愈少」──魟魚(ˊ・ω・ˋ)
    真。陳宏龍 真。陳宏龍 : 58 days ago
    直至現時今日,見到你如此自我厭惡,我是一直耿耿於懷的,
    畢竟話是我說的,因是我種下的,有什麼果,我自己也應該負責。

    我不是因為情感勒索而在此留言的,只是我打算說服你,
    讓你明白自己的價值,並不是一文不值,你不須要依附他人才能發光發亮。

    討好他人,這不是一種罪行或是什麼惡劣的行為,事實上,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運行的,
    有人為了討好對方,可以不惜傾盡所有;有人為了榮華富貴,可以放棄自尊。

    偶爾我也在想,為何會有這麼多人與我的想法不同的呢?
    為何有人是左撇子?為何有人喜歡運動?為何其他人比我做得更好?

    因為有人天生是左撇子,因為有人天生喜歡運動,
    因為我的努力不夠,因為我的天賦不在於此。

    你我都是人,但生存方式絕對不可能一樣,例如我,
    我不太清楚是否有人認為我恃才傲物,還是他們自己恃才傲物,
    但我總是希望能堅守一個原則︰「自己高興就好。」

    我以前有些作品,是在光暈熱門時期下公開的,那時候,基本約有兩千人平均在線,
    所以,我的作品有很多人評分,當然,都是很低分,而且之後都被我刪除了。

    但請留意一點,我不是因為討厭這些舊作而刪除的,
    而是希望藉此鼓勵自己,祝福自己能做更好的作品,追求卓越。

    不過,最根本的原因,其實是我不忘初心才對,
    我每次做作品都是隨興而為的,每次公開都是抱著一種不在乎他人眼光的想法。

    因為我知道的,在這種和平時代下,養育了多少黑暗人格的人出現,
    他們並不是特意對我們進行挑釁,而是性格所致,無法不挑釁我們。

    所以,不如河水不犯井水,就當是我一個人在做夢吧,
    反正這個夢只有我可以獨享,亦只有我能感受到快樂,旁人的事,旁人自己去處理吧。

    嘛,某程度上,我也是一個病得不輕的瘋子呢?
    畢竟自己的思想不被他人理解、接受,那是一種很痛苦的孤寂感啊,
    只是我這個瘋子,決定患上一種名為「自娛自樂」的病而已。

    說到底,還是那一句話,請你重新振作吧。
    不要否認你曾經追求美夢、追求完美的情感,那是對你一生的侮辱,
    明明那是你最真實的情感,是你一直追求徹底的夢,你為何要半途而廢,選擇拋棄它?

    你的人生還未完的,現在再次追夢還未太遲,
    難道你甘心在未來的時光中,一直後悔當初的決定?
    人生只要小小勇氣,就可以造就不同的結果,
    反正人生只有一次而已,還有什麼值得害怕? 拼命無悔吧。
    悄悄話 : 74 days ago
    (悄悄話)
    皓月送楠香 皓月送楠香: 71 days ago
    不用謝。

    我還在想要不要為正文再寫一篇解說,感覺很多人都沒看懂。

    用字準確是習慣,亦是自我規律。

    花了很多心力嗎?倒不全然,寫只花我一個半小時,反而想框架跟意象最麻煩......
    ♞金龍俠客♞ ♞金龍俠客♞ : 81 days ago
    幾天不見 ,想不到你會有麼大的變化呢 。
    聽說你是被人說到有點失去自信……原來是真的阿,名字還改了OAO                     
                         
    以下是我的個人感受啦,我也不知道這會是安慰或者是添油加醋 , 但我還是想要說 。 

    單論你那篇「勝者為王」來說 , 你已經寫得很出 色——至少我可以這麼斷言,你寫的伊蒂絲劇情那部分,非常合我的口味。不像冰封的記憶故意深化感情,你寫的比較淺白,有種自然的感覺吧。

    咳,這些話都好像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打起精神來吧。你要知道,你自己已經是一個很出色的人。不然你的兩個頭銜和下面那篇文章,都不可能搞得出來。

    文章不可能迎合所有人的喜好——這點你和我,還是世界上所有作者都一樣的。所以,寫你自己想寫的東西就行了。 雖然你很在乎其他人的留言我也不是不理解(畢竟我自己都是這樣的一個人XD), 但你要知道,就算是蕭紅,寫出很有感染力的文字,也有像我這樣毫無文化的人根本看不懂他所表達的深意。 你在這自怨自艾對我來説也是沒所謂,但是為了區區一個人的評論而放棄自己的作品不是很可笑嗎 ?喜歡你的作品的人應該不止我吧 。

    另外,我最討厭的是,你居然説自己文筆粗疏,以致寫出不堪入目的東西。這還真是有點哭笑不得,你讓我們這些在你下面的人如何自處?QWQ  

    任何東西都有缺點的,沒有缺憾的人才不存在,就看在你怎麼看它們,然後下次寫出更好的東西。既然你是有野心的人,應該能明白我在說什麼。你也別想太多了,要知道,在這次比賽沒有任何排名的人是沒有任何評語的,連展示給觀眾們的機會也沒有,更別論批評了。你的文章值得別人去評論,你不是應該去高興這一點嗎?

    別老是只看一邊忘了另一邊。你的任務和文章還在等著。別給我甩底了。 不然我不排除會來你家查水錶。


    皓月送楠香 皓月送楠香: 76 days ago
    沒自信不是一朝的問題
    由一開始就沒有「自我」

    現在-或說甫始,甚麼都寫不了
    寫了甚麼隔上一會便忍不著倒胃
    想得到救贖 又不想讓人瞧到我的醜態

    我好恨沒下決心把手剁去
    更恨沒把頭批掉
    邊緣性人格障礙?
    哈。
    ⌚北方戰鬥民族 ⌚北方戰鬥民族 : 81 days ago
    這次只是你們計劃有誤,實力上你們是有的,尤其是看到那段猶如詩句的文章後,我便更加確定了。

    人人也會計劃有誤,像我這種只會嘴炮的更是。隱香傳......啊不是,我改了名字了,我改了又改,改了又改,改了三四次左右才把開頭寫好。((畢竟開頭很重要嘛。

    我會期待你下一個作品的。
    ⌚北方戰鬥民族 ⌚北方戰鬥民族 : 81 days ago
    差不多就打起精神來吧。

    我可不想害到一位可造之才從此就對小說創作失信心。

    我這邊有不少關於你的作品的評論。
    皓月送楠香 皓月送楠香: 76 days ago
    打不起精神來
    連控制自己都不能

    ⌚北方戰鬥民族 ⌚北方戰鬥民族 : 85 days ago
    你給我的那段其實可以當作後記放在遊刊留言那邊。
    *「後記」你可以當成一個「作者的話」或感想處理。

    因為你不應該只對我說。雖然我看完你給我的留言之後,的確得到更多關於作者們的感想,但那也只是對「我」而已,向我解釋真的沒有任何好處,我也只有「原來如此」的想法。

    畢竟主角是你的作品,向自己的孩子負責吧。
    皓月送楠香 皓月送楠香: 85 days ago
    我不打算改變閣下的想法,而是為自 開脫。與其說那段文字是打給閣下,倒不如說給自己的。

    我很在意其他人的想法,希望所有人喜歡我,認可我。長大後才曉諳:我不是流通貨幣,總不可能受所有人歡迎,只好稍稍降低要求,寄望不被任何人討厭。

    調整後的目標還是異常荒誕、遙不可及-這是我作出的最大讓步了。

    童年經歷使然,我將「自我價值」全然置於他人看法上。大家喜歡我,我便有所效用;大家討厭我,我就只是一文不值的廢物-我有如菟絲花,只曉依附旁人,不能自處。

    為了實踐自我價值,我窮盡一生追尋「完美」-我要成為無人挑剔、至臻完善的人。唯有如此,我才有望不被任何人討厭。嘛,如此不合理的追求,想想就知道不會成功。

    為了取悅別人,好滿足自己, 我對「完美」的執著可謂病態。只消有上一絲不稱心如意,我也會記掛在心,難以忘懷。

    一次因為友人的不認同,我生了一天的悶氣-是對自己的悶氣,也是對友人的悶氣。

    事情已過去好些時間,或許友人早已忘卻這次衝突。只有我仍活在過去,僅僅於懷,將這件事放在心頭上,永不癒合,等待下次衝突將我心窩上的爛肉昭之於世。

    這份追求繼承之我的創作上,我希望筆所到處妙筆生花,備受喜愛。只是筆鋒實在駑鈍,力有不逮。

    創作時對筆下之物甚所喜愛,但創作完畢後喜愛之情有如筆墨,由軀體流潑而走。 因為我知道總有人會不喜歡我的作品,身為他人意志載體的我便越發覺得這些文字面目可憎。

    在作品公諸於世前我還來說服自己:讀者說不定會喜歡作品。可惜,夢醒時分到了-明明就深諳自己寫不出好東西來,還要為賦新詞強說愁,儼然是自欺欺人的表現。

    只活在自己精心設計的甜言蜜語中-這正是我的人生寫照,這懦夫般的表現終招來了惡果。美好的幻境遭無情戳破,甜與蜜盡數從中傾瀉而出,只剩下無垠的空洞常伴其身。

    我未嘗不曾正視自己的文字,只是我做不到-文字出於我筆下,便是我的化身。閱讀自己的文字無不時刻提醒我:有如你的文字,你從來是個不受喜愛的孩子。

    我實在愛不上自己的文字-它們滿足不了大家,滿足不了我;跟我一樣毫無可取之處。我實在不想把對方當成自己的 孩子,對其負責。

    愛對我來說太沉重了,愛上便得負責,我無疑是極怕麻煩的人-因而我吝嗇愛意,寡情薄義。

    我一生中大抵不曾愛上誰吧-朋友同儕、親人血脈-我視他們為一份責任,一份應盡的義務,但又想從他們身上獲得好感、認同、安全感,可笑極了。

    像我這般輕諾寡信之輩,不值同情。

    像我這般毫無靈性、文筆粗疏之輩本來便不應寫作。我的野心太大,又接受不了抨擊,遑論創作,我甚麼都做不了,也許我該剁掉手掌,好不再寫出不堪無目的東西來。

    這麼多年過去了,我仍不曾改變-不論光風霽月,抑或陰霾漫天,我還是那個寸無增長、故步自封的孩子。

    或許我早便該放棄了-我又寫不出堪可入目的東西來,這根筆桿對我來說太沉重了。

    當攔路虎也沒有甚麼意思,比我有靈性和資歷的人該當上位。

    我始終不是蕭紅,也不是保羅.策蘭,寫不出有感染力的文字來。

    不知道我有沒有重拾筆桿的一天-待我調整好心態再說吧。

    抱歉,要你看這麼一大串無關的文字,其實你只想看一樣東西吧:後記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能力寫,我近期實在無心寫作。

    我實在不想面對自己的文字-我想逃避這份責任,就算良知勒令我不得逃避,我還是鼓不起勇氣來。

    我真的不是想情緒勒索閣下,只是我想起了許多不快的往事,閣下大可當我言妄神癡。

    今天跟同學吃飯時看到了這則留言,只好強忍不泌出淚水來,不然那實在是太糗了啊,啊哈......

    還好今天家裡沒人,不然這副模樣被他人瞧了去,定是丟臉極了。

    那麼這份對安全感的旖念當該成風-我尋覓了十數年的安全感,也沒從誰身上得到這份我甘之若飴的物事-也許我這 絲花應當隨這份 旖念,一同化骨吧。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