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

ID: 1428543601@facebook.com
暱稱: GodSaveTheQueen
所在地: 板藍根
網站: /user.do?username=1428543601%40facebook.com
來源網域: facebook.com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 共 26 頁
哈拉聊天區: 269 天前

善哉!


此文遣辭莊正嚴綿、有若煙火繼續、華詞燦爛。

論形、縱有觀秋月而遇曉雲之滯兀之處、

然不礙讀倌覺受其中沉鬱、瑕不掩瑜之故也。

舉觀吾等之世、文業漸衰、

瞥遇「工而善之」匠心者如樓主、竊覺幸甚。

然吾等論「文」、則何謂「文」也?

詩曰:情動於中而形於言。

神者、 情之根。情者、 之君。

是故為文者、其神必留轍、而見於行中。

惟敬望樓主、於神於形、始終能馭以陰陽 — 

純陽則 久炙、 雖干雲丈木、雖寸草湮苗、

雖肥田沃土、亦難生也。

一陰一陽之謂道 — 懂得放下自在的話、

執筆苦思下來的成品興許會更加耐看喔。

要詳解的話、請看下。

嬌花羞於月半圓。

日本有句俗諺「花は半開、酒はほろ酔い」、

庶幾取自菜根譚吧。

原文大概是「花看半開、酒飲微醺、若至 漫酩酊、便成惡境」。

縱文風為花開千樹、滿山燦爛綿延、

執筆者亦須自予喘息的空間、

讀者也才有喘息的空間、

花也才有開的空間。

雖然小弟不明就裏、

但有些執念是讀者看得見的 —

有些執念不放下、很難完善。

包括「止於至善」的執念喔。

且當不才狂言妄語、但此、為文者不得不戒。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回3Z大:


確實「信任」還是牽繫於對外界、

與及對自身的觀感(例如自尊?)而變呢。

能夠拿捏萬民對於自下而上的信任由何而生、

大概便能取其信任。

國器是仁德還是厚黑?

似乎取小國寡民之道最是簡單、

規避了人趨吉避凶之性、

亦將資源稀少而引致各種分配的需求規避掉。

然則自弱而非自強、又豈是天性......

老子說的!! 

故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孰為此者?

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況於人乎。

既然天長地久尚且不可永保風雨、

何況並非聖賢之人君。

既然不保永久、在位者自然想盡其能、

因勢之變而定天下、保多下一刻的久。

就「是不是該種人才能論其事」、

大概只是以個人喜惡之劍石亂投而已、

要論理的話結論近乎直觀啊。

「不懂下場踢球者是否不能講述足球賽?」

「不懂煮食是否不能探討食物的好吃難吃?」

老話題了呢、以理據視之則 無必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回四弦君:


(1) 確實「天下」之界說可含糊了。

置於周天子的年代、普天之下便是天下。

已知與未知的、皆是天下。

所謂「天下百姓」那在英國日本引入姓氏之前、

這些小島算不算在於天下呢。

在理念上可能人所能到處皆為天下、

但在實質上可能行政施行之處才是天下、

然則國際有所羈縻有所藩屬、

得力量施展之處之民心亦為切要。

戰時、得敵國之民心尤為有利、非天下哉?

不牽涉其中之民心、或能牽動國際輿論、

此非天下哉?

或者按君而定、因境制說、

即讓「天下」可大可小、

享漢字無英字之確切之利。

(2) 是否不能兼得?

若能因其趨利而誘之以利;

或予當所安定者安定、 非得民心哉?

然而歷史又言、得資本所持者之心、

又失卻在野平民之心; 反之亦然。

然則要兼百家所求、一法為資訊控制、

一法為同仇敵愾、一法為尋其中和。

古時控制資訊猶可、今日講「全球化」、

又奇巧之物推陳出新、憑何而制?

恐懼戰勝利欲、有同仇則忘派別之差。

然則活於慌恐之中、發展可能日久、可能速進?

是以時間的暫緩來換取的得民心啊。

能和而不同、講的便須國民性之配合、

所至之法大概繁多、此不復載、不離教育云云、

要成功須多代人走鋼索般精準的判斷和施策。

歸根究底、是「Scarcity」之性為痼......

物以罕為貴、有限的資源方造成分別。

如此一來、小國寡民、豈不美哉?

物取之於天地而不盡、何須利誘?

(3) 故聖人須以明目聰耳遍立「天下」。

到底對於資訊的掌控仍是必須、

否則在國際之間無從行進。

國內尚且如此、不知國內殖產工商之進展、

難制財稅利法、欲修橋而不知何處也。

何況國際之會呢。

資訊的速度、規模、紛雜、真偽、價值之類、

自古而今、亦君之所欲達者。

議定同時進行、或為一法。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1011-CE


Sincere apologies.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1011-CE
拿破崙為啥失敗?
拿破崙為啥失敗?



manlet and incel like you in real life

這裏也看不懂這種富有文化的艱深措辭 抱歉

I would like to thank you for making a comparison between Napoleon and me.

I am quite sure, however, that your disguise as a  civilised individual in the modern society, is almost as impressive as Napoleon the 'manlet and incel' himself.
(You know what? Forget about the hatred.
Please move on, have a nice day.

As for what you describe my real life as...
Love you too my friend!!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回某骨灰: XD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借回005君話、恰好順道能對諸位看倌表述心跡:

 

至於小僧這種人、無此學養膽識、  

自然無君所謂「領袖才能」「領袖魅力」、  

無能亦無意得天下、閒雲野鶴的幽情倒有;

 

是故講到發此文的意義目的重點、  

本質實無甚意義目的意重點  

端看各位看倌從心而發、喜歡怎看則怎看、  

嚴肅待之可、哈拉待之可。  

有甚麼本身是有目的意義重點的呢?  

拿破崙既然如君所言注定戰敗、  

時既不他與、那麼出軍又何為呢?  

一萬年太久、他也不過只爭朝夕。

 

即使小僧不盡認為拿皇擴張帝國時、  

在得「天下」的民心(外交變 內政)上盡善  

致使連俄國友邦亦倒戈(原非法國之敵)、  

甚至可能真如 005 君所言、時代不屬於他、  

以致百年後安坐家中的小僧檢討起來、  

拿皇的揮軍征戰可能毫無「意義與目的」可言、  

小僧亦不認為其沒有那種領袖的才能與魅力。  

(啊自己看起來有點狂妄孟浪、竟在評拿皇)

 

論史論人不一定要一切中立、  

有所喜惡亦是人之常情、  

然則論史要公正、論人亦得公正、  

拿皇的氣概則相當服人。  

軍敗而被流放孤島時、相傳拿皇便作以下回文  

Able was I ere I saw Elba ( 該島 )  

魁宏氣概、最終亦無關乎他還不還能領軍、  

或者他毀譽如何。  

千年以還、萬物本來皆是無一物、  

誰敢 說自己能守天下久天下  

照小僧看來、寬心觀之論之、實也一樂、  

不必事事以西方結果論凡事求意義目的。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亦望允此處對 005君言發些許愚思。

始終他都是得心,始終就是帝制,但得民心在國際上太多敵人,還是會戰敗」


國力投射幅員益廣、「民」之所括益增。  

控制域越了法國邊境、座下人民便不再僅為法民。  

何謂天下何謂民?  

君權神授、所授皇土囊至何方?  

未能中和八方之民心、為君之失也。  


「所以拿破崙始終讓人民有安全感,他如果不去攻打西班牙 俄國,遲早也是會被攻打  

但先去打別人,後果就是攻不下俄國,最後損失兵力,無法面對後續的戰役

他本來就一定會戰敗,只是時間來的早或晚」  


首先代法國感受到對法國國力嘲諷全開  

如此 說來、法皇是放手一搏要以戰止戰乎?

按君之理、英雄有時還是得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啊 !!  

拿帝還是相當令人敬佩的。  

說起西班牙、自無敵艦隊不敵英國之後  

及至後來於後門的直布羅陀亦患得患失、  

若忙碌於 內顧的西國確如君言  

猶有「法國不戰我即戰之」的氣魄、實過人也。  

想起俄國、在後來的彩色世界地圖中總是隻熊、  

大概寓其世人以為俄國低調陰險、  

不招搖犯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之意吧?  

( 西伯利亞與波蘭則似乎不在此「人」之列 )  

Blocus continental 的經濟鎖英政策之時、  

俄國是聯法國之手去堵英的、  

不料俄商對英貿易甚殷、大陸鎖英阻其生計、  

而令俄國漸生倒戈之心。  

拿皇是否「始終」也得友邦的「俄民之心」?  

繼葡西稱霸歐洲的荷蘭不圖國威只圖錢利、  

未聯合的德國諸邦亦難成氣候、  

對革命前歷經近一世紀 啟蒙運動的法國而言  

若不動手、該時真正的威脅不過在於英國罷。  

是衛國、還是宣威、  

見解不同、重不重要則在各人之心。


「法國大革命和拿破崙的事件只代表了他們是先驅,但那時代不屬於他們

引發的是美國獨立跟一些讓貴族感到受威脅的氛圍,」

 

全篇就此恕難理解甚而苟同。  

英國承認美國獨立遠於法國革命以前、  

即使論首屆美國國會、  

最遲亦應於法國巴斯底監獄被攻陷前後舉行、  

美國早已先法國而開闢新思潮的具現化啊。  

思及以往、因為法國的文化投射力、  

法語為歐洲公文通用語已非一朝一夕之事;  

且不論法國本是陸上強國、  

法殖體系早已高度成熟、  

( 甚至已經與英國干過架 ) 經濟發展甚豐。  

此時歐洲大陸若非屬於法國的時代、  

那縱觀千年法國也只是屈不得志的弱國而已。  

本來天下民心盡得啊法國。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005

005 君多番發思、並資典史、受教躬謝。

至於暗 喻以及對亞州局勢之所指諸般

不才無此神筆、望大宥此處由看倌自行審辨、

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1011-CE


Ah, I am obliged to your provision of your informative information.

Regarding the gentleman.

To endorse or act otherwise towards your allegations made upon the gentleman (if there has been anything with substance alleged), is something I would now refrain from.

As without prior occasions to be under personal contact with the gentleman or practical examples, which you might further provide, to judge based on a sole piece of writing by individual tastes would turn myself, or anyone, into a public embarassment.

Unless if it were unfortunately the purpose, of course.

After all, it is not the most intuitive act for one to commend a 'chad' to someone one shares affinity with, or at the very least, doesn't dislike.

Sir, that is very kind of you to have mentioned and suggested I should befriend the 'chadly' gentleman.

Surely I would be glad if you lot are merely getting along and you sir are merely figurative, under which case p lease accept my apologies for my elaborate response derived from rationality and the intuitive yet mistaken interpretation.

I would humbly beg your clarification.  Sir?

哈拉聊天區: 390 天前

回四弦:


明治軍閥得天下確與民心無甚關切、

不過從議會文人手上得之。

及後、守不得天下的他們又是因何而失呢?

法國初共和之後、拿破崙東征西縻......

旋得天下又旋失天下、

守不住的是俄國的寒天凍地、

是對英荷普滑鐵盧的兵、

抑或是所謂民心?

不集權專制而背向民心、

為民者又奈君何也?

哈拉聊天區: 393 天前

@1011-CE


That is utterly kind of you.

Thank you for your very kind introduction of...

Uh, a gentleman.  Through a link.

Although I shall await any further information from you, so that I could treasure the chance to properly learn things about the gentleman?

哈拉聊天區: 393 天前

回劉備、孔明、劉禪相關:


人在江湖確實身不由己、

何況風急雨驟。

英雄造時勢、時勢造英雄、

逐鹿天下還須天時地利人和。

孔明之才常通天時地利、

欲不欲未可知、得不得則講時勢才能相互化合、

不為王、是 安身立世 還是 一葉障目

劉禪求的是項上人頭還是馳譽丹青、

是智是愚、耐人尋味。

難啊、天下事。

哈拉聊天區: 393 天前

回3Z大:


假如寄付「信任」之天下萬民、

於決定之時便對「背信」之結果盡數知悉、

仍會輕易交託乎?

沒有高度流通的資訊量、

任再理性的人也難不斷下對決定吧。

可是人的大腦似乎不太擅長於處理大量高速資訊、

會傾向被誤導於有利者、

或者懶於處理直接跳過算了、

更何況資訊在現實上是非對稱的、

由當局人有心無意地把持。

資訊的把持、豈非把持天下之利器?

哈拉聊天區: 395 天前

話說 當年 劉邦 行經家鄉沛縣、遺「大風歌」一首:


大風起兮雲飛揚、
威加海內兮歸故鄉、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且不論高祖方敗項王得天下的勝利者感傷、

反倒是高祖大大出身並非何方顯貴、

憑何而得天下?

或曰邦哥老粗出身、不過乘勢以武制霸、

是力拔山兮氣蓋世的項王「時不利兮」罷了。

唐人林寬則有歌風台:

「蒿棘空存百尺基、
酒酣曾唱大風詞(上面劉邦一歌)。
莫言馬上得天下、
自古英雄盡解詩。

說你這群皇帝也做不了的就 別說邦哥只靠暴力、

像他一樣的人物沒誰不曉筆墨的。

就是說、得天下、不只武略、還須文韜。

然則究其竟、是甚麼樣的性質才能使人得天下?

竊以為武略文韜、甚而仁義禮智、皆有一同 —

都是要「予天下知」的。

是「天下」有人認為此皇馬上得天下、

也在於「天下」有人認為此皇亦甚解詩。

在「成王敗寇」這種前資本主義的天演論調中、

約法三章不只具自帶的法律性質以整肅秦末亂世、

更重要是一種 Marketing 的手段、

以令天下認為「這個農夫也是可靠的」。

究其然、是作為「領袖」、

此人能為天下帶來「安全感」吧?

人類廣眾始終在理性以外、

是有這種感性的渴求拱手將天下交諸一人吧?

得天下、大概是能製造安全感吧。

至於抱負氣概自由理想、都排在其後 —

萬民有安全感的國度、亦能隔江猶唱後庭花、

亦能直把杭京當汴京、亦能將隱私自由直接交奉。

反之以觀史、無論如何該國揆亦難得民心、

不得民心於久、或舉國覆滅、或己位不保。

政治難道不過是一場以理性手段、

以滿足始終如一的感性需求的 Marketing 遊戲嗎?

以上胡說八道不過些許發思、

實圖拋磚引玉。

哈拉聊天區: 984 天前

當勞侵=川普=特朗普


戰爭是不會停的。

不過共美之間真正打的仗是經濟與貨幣之戰。

實體軍不可無、但不會拿來打實仗了。

至於那些借真主阿拉之名四下作惡者、

又何嘗不是由經濟控制出來的、

假若該處物民阜康、誰會擁抱戰爭?

只是他們無經濟實力以脫歐美諸國與及中共的經濟殖民、

被逼借點口實拿出真槍來而已。

至於當撈侵會做甚麼沒有人能推斷、

可是真要拿出槍炮來驟看還是困難重重的。

哈拉聊天區: 1070 天前

常聞老人家講「講嚟講去三幅被、度嚟度去二丈四」


於焉又何解?

正話稍稽Google、

發現三篤屁/三幅屁無甚堪稱有考究過/故事之支持資料、

亦未見歐陽博士論三篤屁為正解而三幅被則否之文、

未知可有直接網址傳至以開見識?

惟三幅被則見不少「似層層」之發論、

更有一由趙增熹所監製之曲以此命名。

(多留意香港的歌沒可能不知道趙叔叔喇)

如上所及之 「講嚟講去三幅被、度嚟度去二丈四」

(有網址曰量來量去二丈四)

便原來係俗諺、

傳為古時織造廠一幅被訂長八尺、三幅二丈四而來。

粵典亦收「三幅被」而查無「三篤/幅屁」。

(拿老老實實、粵典都未聽過嘅話、

除非未上過網查、否則都幾難話有接觸過查粵語詞來源字解)

雖網上查來之物未可盡信、

一口咬定孰正孰謬是難有公論、

但一較之下似乎三幅被更有故事來源。

至於三篤屁亦偶有聽聞、

或者何不兩者皆通、

畢竟、 廣東話勝在鬼馬靈活。

無人會話「回(偎)乾就濕」錯、

但若在一個孝順仔前指摘「眠乾碎濕」便是錯則未免難合情理。

古獻出「三九唔識七」、

難道在今天「三唔識七」便必成訛謬?

當然亦有可能確有論證「三篤屁」便是正解哩、

但抹殺同樣廣為流傳之「三幅被」則未免無通變風範了。

哈拉聊天區: 1070 天前

5年前開始嘗試用爪抓死陌生人始終沒有成功

5年後又拿爪、竟然還是抓不死人。

用爪的都會懂的悲歌

哈拉聊天區: 1070 天前

這個「 ⻌日」 迌不讓寫出來啊wwww


Ts hit-T hô 也被莫名的禁了啊wwwww

幾多味也是個頗精妙的入詞就不贅了w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 共 26 頁

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