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拉聊天區

還是一周一次?
~篇名: 來自印度的阿勃勒 2018.6.6

     每次到了那,就喜歡脫下鞋走著,腳底踩著柏油路面,涼刺的,有真實的感覺,這才是走路麻,繞一圈,繞兩圈,突然看見了先前沒有發現的小牌子,凑近一瞧,我知道了,嘿嘿,那些黃花!
      在校園裡的,深藍上衣白色長褲的長者們隨著播放的音律跳著,他們所謂的氣功舞,在拍著葫蘆竹時,他們的聚會也結束了各自離去。一個聲音響起:有拍好嗎?有,我回答著,在我轉過身面對那位銀髮伯伯時,臉帶著笑意有著像鷹一樣的目光,很有元氣的眼神。我也順道問了,他們從清晨5點就練舞了,而現在時鐘上正指著6:10。
     看著前方,全聯依舊沒有動靜,想起一個身影,背著小布包戴著白帽的婆婆,並沒有照往常地出現,到了路口,拐个弯,看著了,這星期的餘下几天,可得另尋他路了。那位專車司機大哥刁著煙向我點个頭,隨意聊著問他,下站是新埔嗎? 他回說:不,走芎林。一度以為只有我看見的那孩子上車,原來他还在等著另外的2位學生,這站完,他得去華光啟智中心接餘下的11位,然後前往芎林,接上最後的2位,駛向那大樹,完成今早的工作。  
    又拐个弯,我的天啊,伯母都掃到這來了。燒了柱香,確認了下,才2個星期不到,我竟連2句对詞都記不真了,[ 福 被萬民行 正 義 ,德 覃四境荷 神 庥],昨天我問著兄長的時候,還說著不知什麼東東,那篇雖遺失,今日就算是補上了吧!當時的心情,是找回來了,但大腦似乎正退化,日後我一定会忘的,能做的,只有趁現在把它寫上! 而那來自印度的它,我何時会遺忘!

~篇名:你曾答錯過嗎 國中的三年  2018.6.8

    還末脱下鞋繞圈,就知道自己錯了,忽如一夜春風来,千樹萬樹梨花開。既非春風,也不是梨花,而是一夜過後,抬頭望見的大花紫薇,難怪解說牌要立在這路旁了,先前又是一次錯認,粉紫的花瓣,黄色的花蕊。那阿勃勒圍繞守護的粉色天使究竟是什麼?不想再錯,谷歌ㄧ下吧!
    走近了,鳳凰花總是開在這畢業的季節,它送走了這一批的學生,然後落下等待著。明年的此時,再次綻放出嫣紅般的笑容,和另一批的學生道別。巧得是,今日是國中會考放榜的日子,它卻也顯得特別的耀眼!
    多想告訴學生們,今天不是審判日,無論A還是B什麼成績的,它绝不會左右你的人生,只是學生制服上畢業標章罷了,盡力就好,而父母們也無須給孩子們太多的臉色,錯過了這次,人生總有下一次的考試!計較得愈多,失去得更多,並不能使你真正的進步。
   天空還是這麼的藍,一道白線如往晨劃過,並不會停留太久,在陽光的照射下,也即將消失。今天没見著,明天它还是會出現,一道白,兩道白甚至更多會出現在天際上。記住了,藍天和陽光才是你的人生,而這道白只是風景!
    這樣比喻,對嗎? 哈哈!

~篇名:  雞鳴曉啼晨復始,情轉落花何曾識,
               清香直上山水間,白鷺雙飛待何時!  
                2018.6.9

     在鄉鎮,即使是市區的街道上,住家附近養著雞的情形仍是罕見的,而我選擇的這條早道,小池塘旁的住家,咯咯咯的聲音的確清脆而不突兀,回應著三三兩兩經過的路人。花瓣漸漸落下了,像我的頭髮,所不同的,即便是灑滿了一地的金黄,它看來仍是這麼茂密,不曾減少,我的竟是一去不復返,欸,它的確具更强韌的生命力!
    重鋪的路面已經平整,提前一日完工,倒也好,省得惹人清閑,些許的焦油味,雖不嗆鼻,卻也不好聞,這氣味在選舉前,總會在不同的地方,一再出現。人民選擇用自己的錢,來買這不舒服,也是諷刺!
     點了三柱香,拜天公,拜土地公,拜福德龍神,把平日沒說出的話,告訴上天,鞠躬插香,好似也沒真的祈求保佑什麼,更像是在告解,代表著尊敬。陳之藩先生在寫「敬天」一文時,也是相似的心情嗎?遠山處飛過的白露鷥,總是形單,顯得渺小,而無法拍到。
      旁邊一個小五的學生,穿著紅色的隊服,獨自吃著早點,等待著7:40分的練習。他說起床了,也沒注意時閰,趕緊換上衣服,興奮地自茅子埔坐公車來,我給他看了看時間,靦覥笑了一下,把手中空著的飲料瓶拿給對街正在掃地的伯母,輪廓很是深邃,又大的眼睛,皮膚晒得黝黑,看來是原住民的小朋友。回來了,我問他:你喜歡哪位棒球選手?楊耀勳,果然是自己人挺自己人。他說去年全台的勝求盃,得了個第四名,他期待著今年的7月,會有更好的成績,我說加油嘍!「好」,他回答著,繼續等待著50分鐘。相信他不會孤單,他心中有個讓自己興奮的目標,原來關小棒球隊已經是那麼強啦,哈哈!
    走到了一個屋簷下,脫下鞋感覺著那腳底下台階的顆粒,雖然僅有十公尺,我就這樣來回的走著,感覺比穿鞋走時舒服!「上手,力量在肩膀上,雲手,過頭,雲梯下手,自身後方而下,繞腳,上手....」,旁邊的婦人隨著這播音指示,持續做著相同的動作。不知何時起,我逐漸習慣了赤腳在某些地面上走。在這台階,在荷池旁,在全联旁的黃色圍柱上,在福德祠,我也做著同樣的動作,掂起腳尖走著!

~篇名:  主扶倩影雙飛燕,亦步亦趨緩悠行,
            身不由主互相望,稻浪相親白鷺情!  
             2018.6.10

    獨自走,和身旁跟著一個人,心境會有什麼不同? 在太陽的照射下,看著映在身上的影子,聽著前方急促的腳步,不很適應,偶爾傳來的話語,似乎劃破了我清晨的寧靜,往日的節奏被打亂了,必須重新調整。
     我泰半都是獨自的走著,想停就停,要走就走,快步就奔跑,緩步就徐行,一直無所顧慮。當停一下的聲音從她的口中傳出,而我能做的就只是等待,即使心裡已走到數百公尺遠的地方。是她應該追上前方的我,抑或是我的心應該回頭去找她停下的地方?
      今天出發的晚,一個小時足以把那晨風的清爽冰涼給吞噬,太陽越爬越高,這光就不再舒服,身上的微熱感逐漸擴大,似乎和等待的焦燥,互相伴舞,亦步亦趨。
    節奏既然改變,心態上就得調整。兩個人步行,當她走遠時,就必須給跟上 ; 她停下時,我也必須放緩腳步,不能遠離,相隔著一段距離,但能看見彼此,也就安心了! 男女相處之間,是否就像這步行,累了,就要喊出聲,讓對方停下; 隔著些許距離,讓彼此也能保有自由。
    今天拍着了白鷺鷥,不是雙飛在遠處青山,而是停佇在黃綠的稻田中,相隔不遠,牠們也是累了停下休息嗎?看著一隻飛走了,另一隻也張開翅膀.....。


 
您必須先登入才能加入討論。
Re:還是一周一次?
寄情於文,寫意傳神,尤其喜歡6/10之作
8 天前
Re:還是一周一次?

四弦 我老了 常忘記東西了

而你們的暑假也要開始了

 

既然如此 你們這些年輕朋友

也多上來寫寫心情日記 這調劑一下對你們會有好處的

不論是在玩遊戲上 還是 從事其他活動上

只要一開寫 這心境上的變化....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從之前的大家一起寫 邊玩遊戲編寫 還是一周一次

我希望你們 時時想寫

 

嘎姆遊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