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

ID: qwertyuiop132
暱稱: AKA Mr.Vancci
所在地: 難喝的東西永遠是難喝的,不會有一天會變得好喝
網站: /user.do?username=qwertyuiop132

它發生在條巷子和我家門前這條相似

那一天沒有陽光

看天色大雨將至

可平常那些樓房也從沒開過窗子

一切都顯得平靜

黑暗裡沒人聆聽

Mr.Boring躲在巷子

罵這城市得了淋病

看到處都在流膿

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

在這囚籠

在這灘粘液中學會游泳

把匕首拿在手中

我猜他已經想好口供

在不安的走動盯著巷子口的九中

從那裡走出一位老師抹著口紅

傘沒收攏

雨水總是讓濃妝頭痛

但Boring期待下雨

他跟在她的後面

他必須要等下去

在雨中他能駕馭

雨水的聲音是這場戲的花絮

雨水能把罪惡的聲音給刷去

他希望是場大雨

幫助他逃脫法律

要去另一個城市找她

不能被警察抓去

她名字叫做小瑜

在寧波(說下去)

他只聽過她的聲音和她長大的經過

相似像是

光怪陸離

人間遊戲

消遣著時光

造作的劇情

So Boring

因為常被父母虐待

她性格變得奇怪

行為變得極端

在夜晚尤其厲害

像是自殘或割脈

她媽後悔沒墮胎

她反鎖房門躲在房間裡不敢出來

她想要通過鍵盤

在另一個世界涅槃

幸福像天方夜譚

直到她認識Boring

才停止了她的自殘

她終於有了期盼

但好景不長

她被整成精神分裂病患

她不敢告訴Boring

但Boring已經察覺

但其實Boring年齡不大

甚至沒上大學

他說要帶她離開

於是去打工賺錢

但過了很多個月

希望也幾乎破滅

薪水太少 時間在跑

秋天裡開始落葉

到了下雨的季節

小瑜早聲嘶力竭

但似乎沒人聽見

聽見的人不親切

痛苦的呼喚Boring

每一聲更瘋狂一些

那聲音就是折磨

把耳膜都割破

她渴望能解脫

不再聽Boring勸說

在床上她蜷縮著

黑著眼窩

不停用鍵盤說著

Boring快來救我

光怪陸離

人間遊戲

消遣著時光

造作的劇情

So Boring

雨終於下起來了

和著路邊上泥漿

Boring走了上去

和你想像中的一樣

他眼裡那是貪婪

還是見小瑜的希望

你最好自己判斷

也許他也很迷惘

巷子如同以往

很少有人經過

午休的時間剛過學生

都回了荒漠

這位老師很忘我

在雨中即興創作

說她頭髮剛燙過

看走路像個盪貨

她絲毫沒有察覺

有危險即將降臨

口中還哼著小曲

Boring也鬆了口氣

他終於鼓起勇氣

抓住了她的包

亮出了他的刀

大雨讓呼救沒了踪跡

Boring勒住了她的脖子

不讓她呼吸空氣

但也許太用力

誰知道呢

反正她眼睛沒能閉合

其它的都不記得

後來Boring也沒看新聞

也許她真嗝屁了

雨下的非常順利

超出Boring的算計

他飛快逃離現場

甚至來不及喘氣

他毀掉衣服和凶器

又逃出了十多公里

回到他打工的住處

不再露宿在夜風裡

心臟像裝了鬆緊

這幾天一直緊繃

他現在需要放鬆

但不能輕舉妄動

他想給小瑜電話

但電話無法接通

他開始更加不安

煙抽得像只煙囪

他習慣性的打開窗戶

看向了夜空

看向寧波的方向

走進小瑜的噩夢

那噩夢裡有什麼

我不知道

夢醒他要上火車

他快遲到了

光怪陸離

人間遊戲

消遣著時光

造作的劇情

So Boring

當大雨變小雨

再看Boring和小瑜

Good morning by 小瑜

可是Boring在監獄

他們失去了聯繫

但故事在延續

從睡夢當中醒來

這段記憶不連續

他死命抓著囚籠

輪到他喊破喉嚨

他開始了頭痛

因為連夜的口供

他確定沒有漏洞

在警察的手中

他獨自一人行動

不存在會走漏口風

我去你媽的法律

他說 想把我關到哪去

把我的口供拿去

看你能編出什麼話劇

看看你的花衣

和你自己一樣滑稽

這算不算是打擊

拆不穿我的把戲

警察對他很關心

讓他一個人住

他可以一個人笑

也可以一個人哭

反正他的名字叫

Boring也是因為孤獨

看不慣粗俗

以為自己很特殊

但那天確實特殊

最終他無罪釋放

他看起來得意洋洋

還罵著警察智障

從地獄裡面解放

又重新回到世上

他帶著小瑜離開

最後走進了禮堂

那隻是我的幻想

事實並不是這樣

他沒有去到浙江

也沒有見到小瑜

沒有生離死別

也沒有小三來攪局

在虛擬世界他和小瑜又再次相聚

小瑜說她已經痊癒

Boring說他很開心

他馬上就去寧波

時間就定在最近

小瑜卻說

你不要來了 我們走得太近

Boring在等著理由 她說的他都相信

她突然哭著乞求 我求求你放手

我好不容易才讓我的靈魂得到自由

我知道你不想听

但我必須說出真相

你也是精神病

我才會和你分享

朋友